小燦兔丟屬沒有屬名勿手癢。因為你是光阿

七天 泰白

第一天

“我最親愛的伯賢啊,下班後真的不帶我去逛首爾麼……?”泰妍委屈地對著伯賢的背影撒嬌。

眼前那人還是頭也不回就換好鞋子出門上班了。

“真是小心眼的人,人家還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才一聲不吭的跑來首爾麼。

至於一整天都不理我麼……”泰妍憤憤的對著早已合上的門抱怨。

“好吧,其實在家看電視也蠻好的啦……”泰妍自我安慰”突然跑來首爾,伯賢生氣

也是應該的啦。 


第二天

“各路神仙啊,把邊伯賢的傲嬌病帶走吧!”泰妍虔誠的雙手緊握,閉著眼睛祈禱。

“呀,金泰妍,不要那麼幼稚……哪裡來的神靈……”泰妍拍拍腦袋,不禁被自己不切實際的行為惹笑。

抬頭氣餒地盯著坐在對面自顧自吃泡麵的伯賢。

真是傲嬌終結者啊。

自己那麼早起來,興奮地熬了愛心粥給他賠罪。

某傲嬌賢居然看都不看一眼。

不過,好久沒和伯賢一起共進早餐了。

分處兩地,連這樣靜靜看著對方的機會少之又少。

“哎一股,我家伯賢吃早餐的樣子那麼帥氣啊。”

泰妍趴在桌子上,花痴地欣賞著某人的吃相。

第三天

泰妍把家裡的佈局進行了翻天覆地地大改造。忙活了一天,最後累趴在沙發上。

“哼,我就不信伯賢回來之後還能做到對我視而不見,不開口問我,你連牙刷都找不到!

~”泰妍得意的哼著小曲。打了個呵欠,調整了下自己的身體,閉上眼睛便睡著了。

第四天

“伯賢啊,你是不是討厭我啊?”泰妍靠在伯賢的懷裡,若有所思的問。
依舊是一陣沉默。

“都四天了,你都已經四天沒跟我說話了。”泰妍又說道。

“還有,為什麼要把家裡的佈局又換回來?”習慣了沉默,泰妍自顧自的說。

今天早上一醒來,發現自己還是睡在沙發上,家裡的佈局又變成原來的樣子。

“伯賢不喜歡新的佈局麼……才連夜把它換回來。伯賢不喜歡我了麼……才會任由我

睡在沙發上,才會連被子都懶得幫我蓋上。 ”泰妍說著說著,眼睛便濕潤了。

泰妍抬著頭,寵溺地摸著伯賢有點乾燥的頭髮。

“睡著了吧。肯定是睡著了。那晚安吧。我親愛的伯賢。”

第五天

努力撐著眼皮,等著伯賢回來。想要告訴伯賢,自己決定迴光州了。再這樣下去,她

無法欺騙自己,她最愛的伯賢,還是那麼愛著她。

時鐘轉到十一點,終於傳來開門聲。泰妍一下子站了起來。快步走到門前。重重的酒

味撲鼻而來。泰妍趕緊扶住搖搖晃晃的伯賢。

“呀,邊伯賢。你居然去喝酒了!不是說好戒酒麼!真是的。難道經常背著我喝醉麼?

這樣怎麼讓我放心迴光州! ”泰妍埋怨地把伯賢扔在沙發上。

泰妍蹲下來。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把自己的心全部奪走的男子。手輕輕地撫摸著那

張足以把少女們迷暈的俊俏臉龐。這樣美好的人屬於金泰妍。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嘆了口氣,泰妍站起來,轉身準備去廚房煮點解酒茶。

手突然被拉住。然後聽到了伯賢低沉的聲音。

“泰妍,泰妍,不要離開我。”

第六天 

今天伯賢一天都呆在家裡。

煮飯,看電視,打掃衛生,甚至把被單都拿出來曬陽台了。

“哎喲,不錯喲,真有家庭主夫的感覺。”泰妍悠閒的躺在沙發上,讚許的看著伯賢

忙東忙西。

皎潔的月光微微落在陽台上,泰妍和伯賢就這樣沉默的坐著。有些人,即使相處在

沉默之中也不會覺得無趣。就好泰妍和伯賢。

“泰妍,你在麼?”伯賢突然開口。

“在啊。”泰妍搞怪的捏了捏伯賢那張包子臉。

“那麼想念你的氣息。我看我是瘋了。”伯賢苦笑著

“傻瓜。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泰妍靠在伯賢的肩膀上,用頭髮蹭了蹭白伯賢的下巴。

第七天

泰妍跟著伯賢一起回到光州。車子並沒有駛在回泰妍家的小道上。泰妍一臉納悶的看

著車子穿梭在不是很熟悉的馬路上。最終停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見伯賢下車走進了面前的一棟樓裡,泰妍也趕緊追上去,沉悶的空氣讓泰妍差點呼吸

不過來。想停下來休息,見伯賢頭也不回的走著,只好跟了過去。壓抑的氣流吞噬著泰妍,

泰妍越走越慢,伯賢便消失在眼前。

拐了一個彎,伯賢終於又出現在眼前。空空的房間伯賢痛徹心扉的哭聲顯得那麼無助。

泰妍艱難地走過去,瞥眼一看,自己的黑白照片赫然擺立在房間正前方。

泰妍慌張的退後,拋下伯賢快速逃離這個讓她難受的地方。終於跑到樓外,泰妍舒

了一口氣。起步離開這個鬼地方,卻發現自己被定住般無法移動,泰妍低下頭,詫異的看著

自己漸漸消失的雙腿。最後,全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靈堂裡,伯賢已經停止哭泣,他呆呆的看著眼前照片裡可愛的女子。

“金泰妍,我愛你。”
 
“七天前發生的嚴重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已被成功抓獲。
 
在警方的審問下,肇事者已經承認自己因為酒駕才會跨道撞上光州開往首爾的大巴。
 
警方將通過法律懲治肇事者,希望

死者能夠安息。 ”
 
 
贈文::沒什麼變得 【天地】
 
"燦"

"我說過很多次了要你叫我天智"

他無奈地拍拍眼前女子的頭說

"不要,多好聽阿"

女孩任性地搖頭,手抓著男子的衣袖不放

"真是的,就只讓你這麼叫"

男子寵溺的笑了笑

牽起女孩的手往前走

那年的那個黃昏

夕陽很美,影子很長

多年以後想起

小楓依舊嘴角掛笑

卻泛著絲絲苦楚

他們再次相遇是在三年後

迎面走來的他

依然英俊,依舊微笑

只是牽著的不是她

迎面走去的她 


依舊甜美,依舊活潑

不過挽著的不是他

"好久不見"

"..不..天智,好久不見"

這是對他們而言略微生澀的招呼

並非熟悉的打打鬧鬧

他們往不同的方向走了

只是不同的路上

同樣有著問句

---表哥,那個女人是誰?

---堂妹,那個男人是誰?

或許,從一開始就不該和你相知,相熟,相愛...?

突然小楓被抱住了

"我不是說過嗎?"

"世界少了你一樣再轉,沒什麼變的,只是多了傷心的我"

"你不是不想我難過嗎?"

"那就回來吧,我很想你"

小楓流著淚,感受著熟悉的清香

"...嗯"


錯過的或許是愛,但留住的卻未必是愛
 
 
 
贈文::喜歡與愛 【鍾仁】
 
"喂,小雪嗎?"

放在書桌上沉默已久的電話響起

接聽號傳來一陣略為驚慌的嗓音

"鹿鹿?怎麼了?"

"鍾仁他腰傷復發了,可是又不願意去醫院,他只聽你的,過來勸勸他吧"

"哎呀,那個頑固的孩子,知道了,現在就過去"

"謝謝你,小雪"

"沒事,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要緊事,掛囉"

"好"

等到手機傳出忙音後

小雪停下打著論文的手


換了件衣服拿著手機跟鑰匙就出了門

練習室裡,11道眼神其刷刷的看著鹿晗

"鹿哥鹿哥,怎麼樣了?小雪要來嗎?"

邊伯賢一臉亢奮地問

"嗯...不過既然要給小雪驚喜為什麼要騙她鍾仁腰傷復發?"

鹿晗有點無奈地看著成員的汗道

"鹿鹿真呆阿,如果不用鍾仁哥當藉口,小雪才不會來呢"

"呀!吳世勳你翅膀硬啦?敢說我呆"

"鹿鹿本來就很呆...."

世勳委屈地跑到邊伯賢旁邊低咕

"乖乖哈"

伯賢特義氣的摸摸世勳的頭安慰

"喀---"

練習室的門打開了

出現一身狼狽的小雪

"開在哪....裡?"

當小雪看到好端端坐在椅子上的開時

 心中的小宇宙瞬間爆發了


"你們這已個小狼崽仔不知道姊辛苦趕來嗎?"

"敢騙我你們幾個膽子倒是不小了昂"

"看到你們心情就不好啊真是的"

"尤其是你啊金鍾仁"

"誰允許你拍BOBO戲的昂?誰啊給我說清楚!"

"........"

一群小狼看著眼前發飆的少女

無奈地看著開

眼神像是在說

"诶,處理一下"

然後就無視發火的小雪果斷走人

"诶诶,你們去哪裡?給我回來,我話還沒說完"

金鍾仁望著眼前失控的人兒笑了笑

"你,就是你!笑什麼笑"


小雪看著11人的背影就轉移了目標

手指指著眼前一臉無辜地開大罵

"你不知道姊今天一整天累個半死還跑出來嗎?"

"為什麼很累?"

開皺了皺眉頭有些心疼的看著小雪些微蒼白的小臉

"還能為什麼?打論文唄...被當了以後就沒錢養自己啦"

"我養你"

小雪睜的本來就很大的眼睛

臉圓圓的股成一個包子臉

"少開玩笑了"

"沒有開玩笑,你的下半輩子給我養,只能讓我養"

"為什麼阿?"

"就憑你喜歡我,這樣不夠嗎?"

"喂!這是什麼理..."

"不然..就憑我愛你"

你問喜歡和愛的差別有多大?就只差在是否有勇氣承認
 
贈文::叫我姊姊 【世勳】
 
"世勳的頭髮變成彩色了"

喃希摸著吳世勳的頭髮遺憾的說

"原本髮質那麼好的一個孩子"

"嘖"

剛才一臉享受的吳世勳一聽到"孩子"兩字

就把喃希的小手拍開


"喃希,不要叫我孩子"

世勳看著俞喃希說

"孩子,你要叫我姊姊"

喃希回看吳世勳

"唉..不要再叫我孩子,我說真的"

吳世勳看著喃希的臉不自覺的就敗下陣來

"知道了世勳,不要生氣,姊姊帶你去喝奶茶"

"我不要叫你姊姊"

原本一臉溫柔的喃希立刻皺起眉

"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姐姐"

"也才大一天就姊姊姊姊的到處講"

世勳不屑般的勾起嘴角

"好...今天就來好好講這件事"

喃希一下子坐在世勳旁邊

嚴肅的表情有如發生了似世界末日的大事


"世勳,你要叫我姊姊"

吳世勳看著喃希幾秒後淡淡地說

 "我不要"


"那你要叫我什麼?"

喃希看著眼前固執的男子彎了彎眼睛

"老婆"

毫不思索就出口

".......那我要叫你什麼?"

"老公"

吳世勳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可不行"


喃希搖搖手指

"那是要對自己另一半的稱謂呢,世勳不可以"

"有什麼不可以?"

"你是我的,我訂了,所以這輩子別想再叫別人老公了"

說完就起身走出了練習室

"知道了"

在他的背影遠離後

聲音輕柔回響在房間內,久久不散

有時候的固執,不為別的,只為你
 
贈文::最親愛的 【天地】
 
純白的房間裡

身著潔白長裙的少女習慣性地走到書桌旁坐下

她拿起木製書桌上的白色自動筆

還隱約記得那時候有多麼喜歡它

因為他說過白色很適合她

就像百合花似的純潔無瑕

少女看著眼前十二封被退回的信

提筆又寫

一封信裡寫著滿滿他的名字

有些隨著少女落淚的舉動而暈染開了

她將信裝好


徒步走到離家有三十分鐘車程的郵局

"崔恩智小姐"

郵局裡的公務人員無奈地說

"那個地址真的已經被開發成百貨公司了,沒有人住在那裡"

這位憔悴的讓人心疼的女子總在七月二十一號捎來一封信

連續十三年重來沒有間斷過

"你騙人"

名為恩智的少女不可置信地搖著頭

然後頭也不回地跑出了郵局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只是茫然地看著眼前的墓園

明明不想進去,明明抗拒著

可是雙腳卻不聽使喚地走到一個墓碑前

"李燦烯 安眠於2000.07.21"

少女流著淚,撫著墓碑緩慢地蹲下

十三年前那場慘決人患的墜機事件

宛如電影般重演在眼前

"你怎麼忍心...把我一個人留下來"


不曉得哭了多久

只覺得天暗了下來

只覺得好累好累

少女靠著墓碑闔上眼睛

只剩下均勻起伏的胸口證明著她還存在著

"恩智"

一道熟悉的,好聽的嗓音讓恩智一下抱住眼前的人

"燦烯,你去哪裡了?我寫了十三年的信阿,我找不到你"

"恩智,抱歉吶,我沒辦法陪著你了"

"為什麼?你要出國嗎?我可以等你..."

滿臉淚痕的少女看著格外令人憐惜

她睜大眼睛看著慢慢透明的,她最愛的人

"燦烯,燦烯..."

"恩智,帶著我愛你的心好好過下去"

"燦烯!"

恩智醒來的時候還是靠著墓碑

她什麼都想起來了

10年前的相愛

13年前的意外

10秒前的夢境

明明一切都是那麼清晰地記著

這樣自欺欺人的日子真的過不下去了

恩智摸著墓碑,笑了

"我會帶著你愛我心好好地過下去,也請你一直記得我,我最親愛的"

我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自己的住址,忘了自己的樣子,只記得我還深深愛著你
 
贈文::打針 【正國】
 
金旻茱捏著手中接踵疫苗的回條

緊張的整個人都在顫抖

"下一位,金同學"

終於到了

旻茱抱著必死的決心進了醫療室

她,金旻茱不怕蟑螂,不怕阿飄

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就是害怕打針

"妳好啊,旻茱同學"

打針的醫師是一位慈祥的老者

他笑著親切的換著旻茱的名字

"是...是的"

因為恐懼

旻茱的聲音有一絲地顫抖

"不要害怕,放輕鬆,來深呼吸"

一句話說完的瞬間

旻茱白皙的手臂上已經抹上一層消毒水

"好..好"

細長尖銳的針頭像手臂伸去

"阿!"

旻茱"哃"的一聲一下子站直身子

滿臉淚水的說

"我..我真的不敢"


"旻茱"

一道低沉的嗓音出現在醫療室裡

"正...正國"

因為哭泣而斷斷續續的聲音

著實更為讓人憐惜眼前面色蒼白的少女


"不要哭了"

全正國一下子把嬌小的她環抱住

等著懷裡的人兒停止哽咽

偷偷的向著老者點了一下頭

針頭順利地扎進白皙的手臂裡

卻沒有意想到的大哭大鬧

"乖"

全正國摸著眼前小貓一般的女孩

牽起柔柔的手掌說

"我們回家吧"

"可..可是...疫苗"

旻茱顯然很不放心地看著老者

"金同學的身體比想像中健康呢"

這句話,立刻成為不用打針的免死金牌

旻茱掛起了燦爛的笑容對著老者重重的點頭

轉頭看著俊朗的少年說

"正國,我們回家吧"

少年寵溺的看著她笑了

"嗯,回家吧"

不捨得妳的淚水,更想永遠看見妳美麗的笑眼
 
贈文::歡迎光臨 【藝興】
 
"叮咚"

朴允娜埋頭在倉庫整理過期的貨物

聽見自動門的聲音有些疑惑

這大半夜的,誰還來買東西?

"歡迎光臨"

雖然疑惑但依然反射性地回頭說道

然後....她華華麗麗的愣住了

允娜只記得自己撞進一片溫柔如水的眼裡

"小姐,小姐?"

"咦?嗯?哦..哦,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

允娜紅著臉覺得實在太丟臉了

竟然被帥哥迷的意識不清

"我要一杯熱奶茶"

眼前的少年笑著露出深深的酒窩

一點也不在意允娜再一次的走神

"好的,請稍後"

允娜轉身泡著奶茶又晃了神

這麼好看的人,應該是對街SM公司的練習生吧?

所以才會大半夜的才回家的

允娜一面點頭一面把溫熱的奶茶蓋上蓋子

"總共五十元整"

她看著少年拿出硬幣趕緊伸手去接

無意地碰到了少年冰冷如冰的手

好冷的手

允娜皺著眉叫住了走到門口的少年

"那個...."

"嗯?"

她反身走進倉庫拿出兩個暖暖包說

"這個是多的,你的手好冰,送你一個"

少年又笑了說

"謝謝你"

那個時候的心跳快到允娜以為心臟會迸出胸口

後來她知道了,那種讓人心悸的感覺叫做-初戀

"叮咚"

允娜露出燦爛的顏容看著進門的少年

"藝興,你來啦"

"嗯,允娜今天好像很高興"

自從那個夜晚過後

只要到凌晨十二點就會看見這個名為張藝興的少年


要說他們相知的情況

那應該是

在第五個他買奶茶她送暖暖包的情景發生時

允娜名正言順地說

"我不能一直送陌生人東西,你叫什麼名字?我是朴允娜"


好像他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有嗎?好像是呢"

允娜摸摸揚起的嘴角認同道

"我有個好消息"

看著一臉神祕的少年

她立刻追問

"什麼什麼?"

"我可以出道了"

".....是嘛"

張藝興望著眼前人兒失落的樣子

"你不開心?"

"也不是啦..只是你出道以後一定很忙"

少年釋然的露出那個熟悉酒窩

"允娜"

"什麼?"

允娜難掩落寞的抬頭問

"出道之後我就不會再來這裡了"

"嗯...我知..."

張藝興搶在她語落前說

"因為你必須要永遠在我的視線範圍裡"


"所以我們需要在一起"

允娜愣愣地呆站著

很久之後才漸漸嶄露笑顏說

"歡迎光臨,我的心"

你說的那個人那件事我不記得,我只記得那個叫"張藝興"的少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智熙JR SHI 的頭像
智熙JR SHI

Step By Step

智熙JR 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